狼痴

阅读量:857台州高教故事网

导读:1草原狼狼皮,四肢全在整体没有破损毛色纯正,收购价每条4000元。这是猎手戴立打听到的狼皮黑市价。为了逮到狼,他不远千里,在青海湖一带的小山

狼痴

1

草原狼皮,四肢全在整体没有破损毛色纯正,收购价每条4000元。”这是猎手戴立打听到的狼皮黑市价。为了逮到狼,他不远千里,在青海湖一带的小山坡投毒、下钢丝套、设置捕狼机。可是,西北狼非常狡猾,只要闻到人的气息,就像潜伏的特务一样,从不上钩。

三天三夜过去,戴立一无所获。其实,他是个优秀猎手,死在他的枪口下的猎物不知有多少。但他是第一次猎杀狼,因为他的家乡没有狼。如果不是看到狼皮有那样高的价钱,他是不会跋山涉水,来到这个充满死亡气息的地方。

看来,这样傻等是不行的!戴立决定主动出击。只要手上有杆猎枪,什么猎物他都不怕。再说,西北一带的草原狼特别喜欢夜间活动,所以叫夜月狼。白天,它们一般不敢和人斗狠。

初夏雨水多,西北狼不会在低处挖洞。狼洞一般在高处,水灌不到的地方。在一个小山坡,戴立终于发现了一个六七十厘米的蛋形洞口。凭经验,他断定这是一个狼洞。洞口没有蛛网,比较光滑,表明有狼经常出入。根据猎狼高手介绍,对付洞里的狼,可以先用二脚踢(爆竹的一种)把它逼出来。等它出来时,守在洞口的猎手可以当头开枪,将其击毙。不过,因为担心开枪毁了狼皮,影响价钱,他决定用猎枪枪托坟击。

一切准备就绪,戴立脱下外套,拿出两管像爆破筒一样粗的大号二脚踢,然后燃上一支香烟。他举起二脚踢,用香烟燃上。二脚踢嗤嗤地冒着烟,被他狠狠地摔进了洞里。紧接着,他又燃上一个,扔了进去。两个二脚踢顺着倾斜的洞壁,滚向洞的深处。随即,他用外套覆盖在洞口上。

没有多久,洞里发出几声沉闷的爆炸声。一共四响,炸得脚下山体微微震动。外面都有感觉,洞里肯定是很惨。等烟冒出的时候,戴立掀开覆盖在洞口上的外套,拎着枪管,准备用枪柄狠击狼的天灵盖,一招毙命。

很快,狼头露了出来。戴立抡着枪管,朝它的头部狠狠砸去。不料,狼一见人影,像触般吓得就是一缩,嗖地缩进了洞里。猎枪随着惯性,狠狠地砸在洞口处的石头上,冒出火

糟糕!看着变了形的猎枪,戴立自然懊恼不已。狼知道洞口有人,一时半会肯定不敢出来。戴立急忙探头朝洞里看,洞道向下35度左右,显得十分陡峭,洞深约两米的地方,地道就拐了弯,不知道里面还有多深。他气得朝洞里大吼几声,深深的黑洞上把他的声音一口吞没。

刚才要是对着洞口开枪,这狼肯定没命了!看样子,不太贪心,西北狼反应极快,不能出现一点儿差错。可懊恼没什么用,得继续使用二脚踢,逼狼出来。他又拿出两个二脚踢,把它们的捻缠在一起,准备一次性点燃扔进洞里。这样一来,狼即便没有震蒙,也会因为洞里的硝烟太浓,不得不出来。

“嘭——”洞里又发出几声沉闷的响声。然而,就在这时,洞口东北处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冒出一股青烟。随着这股青烟,一条母狼猛地窜出来,就像隐蔽在地下发射场发出的一枚地对地导弹,嗖地射出。等戴立反应过来,那条狼已经冲进树林,不见了踪影。他急忙赶过去,发现那里也有个洞。只是这个洞是个新洞,周围的碎石碎土都是新鲜的。很显然,是狼刚才刨开的一个虚掩的临时紧急出口。这里,平时像一块平地,战时就成了逃命的通道。

戴立气得脖子上青筋爆出,破口骂道:该死的狼,把老子给耍了!花了四个二脚踢,毁了一杆猎枪,却连根狼毛都没捞着,他能不气?想到连日来的辛苦,戴立越想越气,真想抓到那只狼,把它活剥了。坐在洞口,他生了好长时间的闷气。

就在要离开的那一刹那,戴立忽地想,这条狼是母狼,里面会不会有狼崽呢?于是,他打开手电筒,匍匐在地,顺着向下的斜洞往下爬。洞里有股浓烈的狼臊味,还有硝烟味,呛得他不能大口呼吸。

戴立一点一点朝下爬,洞壁比较光滑,土石上留着几缕灰黄色的狼毛。在洞道的地面上布满了小狼崽的脚爪印。他很兴奋,心想这里面肯定有小狼崽,逮到了狼崽,不愁逮不到母狼,因为母狼最狼崽了,尤其是夜月狼。

果然,在洞的尽头,两只长着灰色绒毛和黑色狼毫的小狼崽,出现在手电筒光下。它们缩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过,它们的眼睛是睁着的,眼珠上还蒙着一层薄薄的灰膜,蓝汪汪的,充满水分,瞳孔处已经显出黑色。

狼崽被炸死了,还是睡着了,怎么一动不动?戴立有些奇怪,伸手捏着一只狼崽圆直的耳朵,把它从坑里拎起来。小狼崽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四条腿乖乖地垂着。

戴立用另外一只手摸了摸小狼崽的前胸,感觉里面的心脏怦怦直跳,快得吓人。这家伙,肯定是装死!他把小狼崽扔到地上,小狼崽突然活过来,拼命地朝角落爬去,那速度快得像紧了发条的玩具汽车

果然是装死!戴立大步过去,把它抓起丢进袋子,又把另外那只装死的小狼崽也丢进袋子。然后,他拎着袋子,爬出了狼洞。

2

回到岩洞,戴立不敢有丝毫懈怠。他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生死搏斗。再过两个小时,天就会暗下来。到了晚上,世界就是夜月狼的,人很难和它争斗。这个时候,猎枪已经不能使用,他的唯一武器就是一把匕首。

为了在天黑前结束战斗,戴立宰杀了一只狼崽。然后,他生起火,把剥了皮的狼崽架在火上慢地烘烤。他相信,思子心切的母狼闻到小狼崽的味道后,会不顾一切地扑来。到时候,我一定手刃这条该死的狼!他一边慢慢地转动着架在火上的小狼崽,一边恶狠狠地想着。

小狼崽的肉开始发黄,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可是,母狼还没有出现。戴立咽了下口水,心想,要是母狼还不出现,先吃了这条,等下再烤那只小狼崽。

装在袋子里的那条小狼崽,可能是感觉到了危险,不时发出嗷嗷声。那声音有点像婴儿声,听起来怪不舒服的。戴立起身,把袋子踢到一旁,免得听了心烦。然后,他回到火旁,拿起匕首,准备切狼崽肉吃。

“窸窸窣窣——”声音虽然很轻,可在寂静的环境中,还是显得那么大。它终于来了!戴立一阵兴奋,右手攥着匕首,左手撑着地,缓缓地蹲起身子。他要在母狼扑向他的那一瞬间,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地插进它的心脏。然后,他就可以得到一张四肢完整毛色纯正的夜月狼狼皮。

母狼慢慢逼近,在距离大约四米处的地方停下来。这个距离,是狼扑向对手的最佳距离。这是一匹怎样的狼啊!迎着他的眼光的是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大眼睛里露出的眼神,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一种眼神。这种眼神,正在向他传递一种信息:视死如归!

不由自主地,戴立攥匕首的手哆嗦了一下。母狼感觉到了对手的变化,长嗥一声,张开大口,腾空而起,朝他扑去。戴立急忙反身,用匕首朝母狼刺去。就因为那一哆嗦,他慢了半个节奏,匕首刺偏了,插在狼的左前腿内侧。因为不是致命一刺,母狼顺口咬在戴立的手臂上。

戴立痛得就是一麻,手离开了匕首柄。母狼在一米外落下,不过,它没有继续攻击,而是一口咬住袋子,抢步出了岩洞。很显然,它的目的是来救小狼崽!戴立握住手臂,急忙追了出去。

因为身上插着匕首,鲜血长流,母狼逃出岩洞,身子一歪,滚了下去。洞外是陡峭的岩壁,摔下去肯定会成肉酱。戴立踉跄着赶到岩壁底下,血肉模糊的母狼仰躺着,四只脚紧紧地护着那个袋子。

母狼死了,袋子里的小狼崽安然无恙!抱着小狼崽,戴立心头一阵疼痛,他被母狼的这种精神震撼了。他从袋子里抱出小狼崽,在母狼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说:“从今往后,就让我代替你的责任,好好照顾小狼崽吧!”

3

戴立把小狼崽带回家,喂它什么它都不吃。戴父很生气,说:“狼是最没良心的动物,养着是个祸害,快把它扔了!”戴立说什么也不同意。见儿子太犟,做父亲的也没办法,只得先由着他。

因为小狼崽不吃东西,戴立又想不出法子,急得他团团转,窝在家里不愿出去。为了让他散散心,几个好哥们硬拖着他去宵夜。哥们听了戴立捕狼的经历,说:“见狼不打三分罪,杀死一只恶狼,这是好事啊!狼子野心,狼心狗肺,狼狈为奸,狼烟四起,你看看,凡是带狼字的词语,没有一个是褒义词。”

没等他说完,戴立腾地站起身来,恶狠狠地说:“你少给我说狼的坏话!”

戴立是不是真病了?看着他气哄哄的样子,另一个哥们忙说:“立哥,德叔家的菜花狗刚生了五只狗崽,要不然放那去,看小狼崽吃不吃狗奶?”

这个主意不错!戴立听了,马上兴奋地说:“你快带我去德叔家!”

到了德叔家,德叔问清楚情况后,忙说:“你小子是没事干,弄个狼崽干什么?”

戴立求道:“德叔,我想让菜花狗当它的妈妈,一断奶我就抱走!”

德叔说:“这不胡闹嘛,要养宠物,也不能养狼啊!”

戴立没有回答,走到菜花狗面前,他把小狼崽放在母狗的乳头上。小狼崽便开始嗅着拱着,咬着一个乳头拼命吃起奶来。菜花狗性子温和,任由小狼崽吃奶。

小狼崽吸完第二个乳头,准备挤走另外一只胖狗崽。德叔急忙过去,拧着小狼崽的耳朵,把它拎开。小狼崽嗷嗷直叫,一副不让的样子。戴立急忙求道:“您还让它吃几口!”

德叔说:“动物和人一样,饿久了一次不能吃太多,要不然,会把胃吃坏的。”

听德叔这么说,戴立知道他接受了小狼崽。他高兴地抱过小狼崽,喜滋滋地说:“小家伙,你有救了,听狗妈妈的话!你是夜月狼妈妈的崽,以后我就叫你夜月亮了。”

狗崽一般是一个半月断奶,所以,菜花狗的狗崽断奶,夜月亮也得断奶。一个半月后,戴立把夜月亮抱回家,买来新鲜肉给它吃。随着时间的推移,夜月亮慢慢长大,可以独自到野地捕捉老鼠、野兔之类的小动物充饥。

到一岁的时候,夜月亮已经不是小狼崽,比一般的狗还大。不过,它的样子依然没脱离稚气。所以,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依然没把它当做狼看待,经常逗着它玩。平时出去,戴立也总是带着它。只要他说走,夜月亮就会冲到他的前面,欢呼雀跃的。

有一次,戴立得随父母走亲戚。因为是去城里,他没带夜月狼一起去,而是把它关在院子里。下午,他们回家,打开院子门一看,惊了一大跳。因为家里的鸭全被夜月亮咬死了!

戴立气急败坏,拿起一根棍子就去追打夜月亮。夜月亮东躲西藏的,还是挨了几棍,痛得嗷嗷直叫。为了让它去掉这个恶习,戴立没有罢手,继续追打。突然,夜月亮不躲了,竟然调转头,身子一耸,然后腾空一跃,扑向戴立。

那血红的大口和恐怖的眼神,和它的母亲一模一样。戴立一慌,怔在那里一动不动。夜月亮落下,前脚搭在戴立的身上,嘴巴咬着他的拿着棍子的手臂。不过,它没有下口,而是马上松开嘴巴。

难道,我养它这么长时间,没有培养出一点感情?棍子从戴立的手中滑下,掉在地上,发出几声脆响。夜月亮蹲坐在前面,抬起头,看着他。这个时候的眼神,是如此柔和,还带着几分委屈。

夜月亮是一条狼,这是它的本性!猛地,戴立感觉自己错了,不应该这样惩罚夜月亮。他蹲下身子,抱过它的头,用脸和它的脸磨蹭了几下。夜月亮感觉出了他的爱意,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夜月亮就快长大,它不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也不应该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可哪里是它的家啊?在心里,戴立追问着这个问题,想找到最佳答案。

4

第二天大清早,戴立就出了家门,四处寻找适合狼生活的地方。中午时分,他终于在镇的西面找到一处废弃砖厂。

这个砖厂,里面杂草丛生,周围还有芦苇丛生的大水坑。更为重要的是,废砖厂的东侧有一条河,河床内数百个泉眼涌动,周围形成一片湿地。只要资金足够,把这个地方保护起来,就可以建一个规模不小的自然保护区。当然,这是以后的事。当务之急,就是加固废砖厂的围墙,把夜月亮运到这里。

回到家,戴立跪在父亲面前,请求取出为他讨媳妇用的存款,为夜月亮找一处更为安静的地方。儿子的性格,做父亲的怎么不知道?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他父亲终于取出一笔钱。

有了这笔钱,戴立马上租好废弃砖厂,加固围墙,把夜月亮带到了那里。他呢,就搭了个蓬,住在里面。

儿子是怎么啦?再这样下去,这辈子就毁了!戴母泪眼婆娑地来到废砖厂,做儿子工作,说:“儿啊,你把夜月亮赶走,跟我回去娶个媳妇,好吗?”

戴立摇着头说:“夜月亮这样出去,肯定没法活命。我得好好训练它,让它掌握野外生存的本事。到那时候,我自然会回家。”

冬天来临,户外的温度达到零下十多度。废砖厂的西侧有个小湖泊,已经深度结冻。为了让夜月亮慢慢适应野外环境,戴立在冰上建了一个大围栏。然后,他把夜月亮带到冰上围栏。刚开始,夜月亮只能躺在冰上草棚里,站不起来。经过好几天的训练,它终于可以在冰上行走自如。

迁进冰上围栏,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戴立要做的训练内容,就是让夜月亮学会捕食。经过一个多月冰上围栏的捕食训练和野化环境的生存训练,夜月亮长了许多本事,有点像草原狼了。

见夜月亮进步这么快,戴立感到非常高兴,可随之而来的,又是酸楚。因为,总有一天,他得把夜月亮带到青海湖,让它回归狼群。

又是初夏季节,夜月亮整整两岁,完完全全是条成年狼了。戴立搂着它的头,轻声说:“夜月亮,草原才是你真正的家,我送你回去,好吗?”夜月亮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伸出脑袋,和他的脸摩擦了一下。戴立知道,它依恋着他。

因为路途遥远,为了防止它乱跑,戴立在它的脖子上拴了一根铁链。三天后,他们到了青海湖。一踏入这个地方,夜月亮就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奋。突然,它嗅着鼻子,使劲牵着戴立朝一个方向跑去。

跑了百多米,戴立赫然发现,在不远处有好几架捕狼机。他急忙停住脚步,揪住铁链,硬生生地勒住夜月亮。看着捕狼机上的新鲜牛肉,夜月亮吃不到,急得腾了几个空,想挣脱铁链。

戴立把夜月亮拴在旁边的树上,找来一根手腕粗的木棍。他要演示给夜月亮看,这样的东西是千万不能靠近的。夜月亮并不明白他的想法,跳跃着想挣脱铁链,好去吃捕狼机上的牛肉。

“你看着!”戴立呵斥了一句,走到一架捕狼机前,伸出粗木棍,搭在牛肉上。一道寒光闪过,只听见“咔嚓”一声,木棍断成两截。声音和寒光马上让夜月亮一惊,不再跳跃。它已经明白捕狼机是什么东西,眼睛里满是恐怖。

要是狼脚被夹住,还会有活路?难怪书上说,被夹住脚的狼,为了活命,只能生生地把自己的脚咬断。戴立一阵愤怒,抡起手中的粗木棍,朝另外几个捕狼机一阵猛砸。顿时,寒光乱闪,木屑横飞。他还不解气,又找来大石头,把捕狼机一一毁掉。可是,毁掉这几个捕狼机,又有什么用啊?只要夜月亮进去,更多的捕狼机在等待它,还有填满了子弹的枪口!

这时,一个中年人冲过来,指着戴立骂道:“你为什么要砸我的东西?”

戴立说:“因为伤害狼。你说,多少钱,我赔你。”

看到拴在一旁的夜月亮,那个中年人似乎明白了,冷笑道:“哟呵,这个世界真是奇了怪了,居然有人同情狼?每个三百,四个一千二,快点给钱。”

捕狼机百多块钱一个,这家伙居然要三百块!戴立懒得和他理论,掏出皮夹开始数钱。

见他那爽快样子,中年人很不理解,嘟哝着说:“你那么好心,依屯套了两只狼,你也救去?”

戴立缩回给钱的手,说:“你说清楚点!”

中年人说:“依屯昨天用钢丝套套了两只大狼,还抓了五个狼崽。你不是有善心吗,也救去?”

两只大狼被套,还有它们的狼崽?戴立一阵心痛,一把揪住中年人的胸襟,恶狠狠地说:“在哪里,快告诉我?”

看他那副凶恶的样子,中年人有些害怕,紧张兮兮地说:“你再加两百块,我就告诉你!”

戴立松开手,从皮夹里拿出一千四递了过去。中年人接过钱,数了数,喜滋滋地说:“在拉布大林村,距离这里大约三十公里,叫依屯的牧人家。”

戴立急忙解开夜月亮,说:“夜月亮,我们走!”

5

终于,在下午五点左右,带着夜月亮,跟着依屯,戴立进了院子。一进院子,他就惊呆了。角落里,一个大铁笼里面关着两只成年狼,它们的四肢被分别拉开,用细铁丝捆在铁笼的铁棍上,狼嘴也被细铁丝牢牢地拧着。大铁笼旁边是一个鸡笼,里面关着五只小狼崽。

见到它们,夜月亮直叫,还扑腾着,一副想咬人的模样。依屯有些害怕,躲开几步,以防被它咬了。

可怜的狼啊!戴立站在那里,手不住地抖着。见他那副样子,依屯诧异地说:“老板,你怎么啦?”

戴立稳了稳神,说:“我不买狼皮,我买这两只狼!”依屯怔了一下,马上兴奋地说:“可以啊,不过,你得给这个数。”说完,他做了个表示数字“6”的手势。

只要能救出这两只狼,六千就六千!戴立心一横,说:“可以。不过 ,还得加上五只狼崽和两只铁笼子。”

依屯不愿意,要求再加一千。戴立咬了咬牙,解开腰带,从里面数出七千块钱,递给依屯。依屯贪婪地笑了,伸出手接过钱,一张一张地细数起来。戴立捡起旁边的铁丝钳,将捆在狼腿上和嘴上的细钢丝一一剪掉。狼得到解放,费力地直起身子,使出全身气力,发出声声凄厉的哀嚎!

“嗷——欧——”夜月亮也伸长脖子,长嗥起来。

“夜月亮,我得把它们一起带回去,把你的家扩大,建成一个自然保护区,让你们在那里生存繁衍下去。”看着它们,戴立心头冒出这样一个幸福的构想。接下来,他得用他的全部力量去实现这个幸福构想。

  推荐阅读:
  • 黑林子里的狼群

    那年深秋,我们从黑鱼泡子撤回渔村不久,江里开始淌冰排了,在网滩上的那些渔民也陆续撤回了村子。又过了一个多月,估计冰冻得该差不多了,泡子里的鱼也归了窝子

  • 沙漠中与狼群的遭遇战

    夜,漆黑漆黑,没有风,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沉浸在一片死寂中,苏非护卫的商队正处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最深处,一支近100人的商队在

  • 舍身救人的狼

    狼群中每位成员都参与抚养和教育狼崽,每位成员都各司其取:为狼崽提供食物、栖息地、训练和保护,遏陪它们玩耍,因为整个狼群都

  • 北大荒最后的狼群

    1969年秋天,副连长陈东平带着妻子陈菊花和一岁的儿子小军军来到黑龙江省萝北县。由于各营房已人满为患,场部决定到鸭蛋河西岸扩

  • 血狼的传说

    一、路见不平阳光照射在尧熬尔草原上,金色的哈日嘎纳花熠熠生辉,整个草原一片金黄。尧熬尔族青年巴雅尔骑在他那匹心爱的枣红马上,笑吟吟地走向一个唱歌的青

  • 关于狼

    狼起源于新大陆,不知经历了多少个世纪的沧桑。狼一直是所有野生生物中最具恶名的物种之一,它被人仇视,使人恐惧。然而,这些很

>> 不是您想要的 ? 去 动物故事 浏览更多精彩故事。<<

《狼痴》评论0